对号入座

很无奈,今天帝都的雾霾依然如狗,令人如痴如醉。

此外手机丢失了,让我非常伤心。

然后分享一句吕思勉先生的话:“虽有弊病,人总只怪身居其位的人不好,而不怪到这制度不好。譬如我们现在,天天骂着奸商,却没有人攻击商业制度一样。”

接下来再分享另外一段吕思勉前辈的话:

这里面关于国人“崇古观念太重”的说法,非常赞。

然而这还不够,我以为国人的窠臼观念远远不仅限于崇古,而是发展到了“乱崇”。

何为“乱崇”?即无原则无立场地崇拜各种“怪力乱神”。

这种“乱崇”,在很多群体上都有体现。

首先就体现在那些似乎本应年高有德的一部分中老年群体,他们不考虑他人的安全和观感,不在意法律和社会规范,不认同公序良俗,不讲究理性和科学。

譬如前些日子听说有老年女性在航班飞机的发动机内扔硬币,有所谓“祈福”的解释;再比如近些天常见的各种中老年群体在机动车道上进行的所谓“暴走健身”;又比如前些日子被曝光的诸如刘洪斌之类的所谓“神医表演艺术家”;还比如所有中老年群体在朋友圈中转发的各种锦鲤和养生秘术。

此外还体现在那些本应锐意进取的某些青年人群,他们单纯认同物质财富的积累和占有,完全放弃独立思想和批判精神,极度追求类似群居动物的互相舔舐一样的吹捧,强烈保有莫名来源的盲目自信乃至拒绝任何学习更新甚至攻击撕咬所有不同观点。

譬如有大群的青年人对某些获取了巨额利润的商人、演艺圈或文化圈的名人或者政界人士高喊“父亲”、“岳父”、“大大(某些地区方言中表示对父亲的称呼)”,对某些面向姣好的演艺人士或者富家子弟高喊“老公”等人类配偶之间的称呼;再比如他们不自己读书思考,而是听取某些写出来几首香艳辞赋吟唱多年而弄风月、或从传媒行业浸淫多年的油滑混账之类面相龌龊之辈给他们带来所谓“历史思考”与“逻辑思维”。又比如他们嘲笑高龄拍照爱好者的所谓老法师行径,而自己又在各种社交媒体上面大肆参与所谓集赞营销,互相给出各种违心的赞美;还比如他们在各种问答网站上面强行回答自己只是一知半解甚至根本不了解的领域,对所有纠正者进行撕咬。

而我呢?正好处于这两者中间的过渡时期,是一个丑陋的人,一个低俗的人,一个脱离了高级趣味的人。

那么你呢?

Category
Tagcloud
Python Mount&Blade MayaVi Scholar Lens Library Linux QT Data Visualization Poem Hack RaspberryPi NAS Xcode IDE Geology VirtualBox Raspbian Chat Game GlumPy Photo Hate Camera Disease Video University ChromeBook RTL-SDR Microscope Programming Hardware Radio Memory Junck Conda VisPy Software Science Communicate Translation Pyenv Server Kivy Book Telescope Download CUDA Story Discuss Hackintosh DIY Moon Lesson Mac VTK GeoPyth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