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拍摄影片用单反还是无反相机?

    英文原版地址更新日期 2017-4-18

    很多有创新精神的电影拍摄者都开始时用单镜头反光相机(Digital Single Lens Reflex,缩写为DSLR),例如佳能 700D;也有的人使用无反相机(mirrorless camera,国内更广为人知的称呼是微单,但是微单实际上是索尼持有专利的称呼),例如松下的 GH4。有的这些可更换镜头的相机可以拍摄出“类似电影(film-like)”的浅景深效果(shallow focus shots),而且在暗光情况下比同价位的摄影机(camcorders)的表现要更好些。

    • (一些老法师中流传这样的说法)佳能的颜色非常棒,而且简单好用,还有非常丰富的镜头群可供选择。因此在专业群体中,佳能的相机很流行。但是佳能的单反相机体积庞大,而且旗下的绝大多数经济实惠的机型都只能拍摄 1080p 的高清视频。
    • (另外一些老法师则认为)松下做工很好,而且有很多非常适合拍摄影片的功能,而且能够提供非常清晰锐利的影像。松下最新型号的相机还可以支持 4K 超高分辨率视频的拍摄。
    • 除此以外,索尼的 A7S 和 A7S ...

  • 用 Mac 来听收音机的一段折腾经历

    童年乐趣

    我从小就喜欢听东西。可能是由于视力比较差,看东西看不清又很痛苦,听东西就能让那时候年幼却很暴躁的我变得非常冷静。

    在三五岁的时候,每天最大的快乐就是听收音机,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小喇叭”节目,等待着孙敬修老爷爷给讲故事。

    然后到了上中学的时候,听广播已经成了习惯,当时艰难地尝试着用短波收听各种奇妙的电台,现在回想起来,大部分都是日语、俄语。有时候还能听到那种非常“慷慨激昂”的大妈在讲述什么,估计是朝鲜语的电台。后来发生了 9-11 恐怖袭击以及伊拉克战争,于是通过电波我第一次听到了局座的声音。

    来京读书之后,身边同学使用收音机的场景就逐渐收窄到了四六级考试而已。而我可能用的更多一些,因为当时特别喜欢听 FM887 和 FM915 的一些英语广播内容。那时候傻乎乎又贪图钱财的我,为了跑去中关村打工兼职而逃课,几乎没有去上过英语课。而凭借着日常的熏染,居然还练就了能勉强应对过去的英语听力,结果侥幸一次性通过了四六级。

    最近这一段时间,关节炎和结膜炎发作,行走不便,又不方便看东西,就又开始听收音机了。

    然而等我拿出来前一阵和同学一同购买的收音机,却发现播放次数不超过十次的机器居然坏掉了。

    被坑经历

    前一阵子 ...

    Category: SDR

  • 基于 Raspbian 构建 Python 开发环境

    多年以前,袁萌老前辈曾经跟我谈及当时刚刚诞生的 Raspberry Pi,表示这种单板机对于教育事业会有很大帮助。奈何那时候我见识短浅,无法完全理解老先生的思路和远见。

    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老先生了,上一次见到他,还是在白大哥的婚礼上,那也是三四年前了。

    听说老先生现在改用 Windows 10 了,而最初还颇为无奈。 这让我想起当年我去为老先生安装 Ubuntu 的日子,那时候我才二十几岁,懵懂无知,有机会在老先生身边听闻教诲,奈何资质愚钝。

    时光飞快,五年过去了,前几天有一个同学送给我一枚初代的 Raspberry Pi。

    我拿到手上那一刻,仿佛感受到了五年前的那种惊喜。

    于是我大概整理记录一下,基于 Raspberry Pi 构建一个 Python 开发环境的简单过程。

    系统安装

    首先自然是安装操作系统,五年前我还是 Scientific Linux 的拥趸,还曾经带着一众小伙伴玩红帽系,而如今我已经完全倒向 Debian 了,所以我选择了 Raspbian。

    安装方法可以参考 ...


  • 让我害怕的

    本文无任何参考意义,所有内容全属虚构,是本人在文学创作上的一种尝试。

    昨天发了一篇抱怨教室不安装空气净化器的文字。 然后有网友表示对我的担忧,他说:“小心秋后算账,有人默默看着你。”

    他给出了一个连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9191415/answer/165148856

    我很感激他的关心,但我不太觉得这有什么可担心。

    作为一个温和派东北人,我很少怕什么东西。

    我不怕美国人,用英语对着骂街基本也都能占上风,这可能一定程度上是遗传了我爷爷的基因,他当年就在战场上打过美国人,并且胜利归国。

    而且出于辩证唯物主义信仰和国际主义精神,即便敌人强大如美国,如果真发生了战争,我也愿意与之战斗,而且也会充满信心,因为我相信自己不会是单独一个人。

    我也不怕公职人员,因为他们本来不就应该是服务人民大众的同志么?

    我有很多同学,他们有的加入了地方的地矿单位,有的加入了黄金部队,有的去了边陲做教师,有的去当了人民警察。我曾经跟他们各种侃大山、练习题、逃课、吃烤串、出野外等等,他们是我所熟悉的公职人员的最主要的群体。

    当然,在我的印象中,他们都比我忙碌很多,生活也更充实很多。其中似乎大部分都不怎么上网闲聊 ...


  • 我想活下去

    昨天,2017 年 5 月 4 日,是青年节,也是一次相当严重的雾霾污染天气。 我看到好多人都跟我一样纪念当年的进步先辈,看到现在的社会建设,感到由衷欣慰,笑得张开了嘴。 然后开始咳嗽,咽喉疼痛,眼睛刺痛。

    我随手打开了手机搜了一下,虽然其他人还在讨论学术,我走神了。

    中国环境监测总站05月04日09时更新空气质量指数:500(严重污染) 北京空气质量实时数据 (24小时趋势图) 更新时间:2017-05-04 09:00 北京空气质量历史数据 (过去10天趋势图) 更新时间:2017-05-04 09:00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眼睛开始逐渐刺痛,咽喉开始感觉到一股莫名的燥热,喘息觉得逐渐地越来越吃力。

    是的,我是一个“完蛋又可恶”的敏感体质者,我的呼吸道等多重系统都非常敏感又脆弱,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流氓大可以称我为“劣质的淘汰品”。

    然而尼玛体质敏感不是我主观意愿决定的对不对?

    我真的不想活在空气污染里,更不想这么死掉。

    我还想每个月领取国家的 1500 元人民币的博士补助 ...


  • 笨蛋徐阶的故事

    本文内容是对当年明月所写的徐阶的觉醒(7)的拙劣模仿,侵删。

    徐阶想不通,他忿忿不平了,他出离愤怒了,这个圈子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它不是民间所传言的那个知识殿堂,更不是自由讨论交流分享的象牙塔,这是一个灰蒙蒙的小圈子,所有的人最为关心的,只是自己的名利得失。   所谓批判性思维,所谓自由思考,在那些慵懒又精明的同侪心中,统统归结为两个字——幼稚。

    绝望的情绪弥漫在徐阶的心中,他突然发现,自己三十多年所信奉的人类自由、公开透明的处事原则原来竟然被人认为是毫无用处,连烧钱水文章的几个人生赢家都比不了,兼济天下、探索真理?真是笑话!

    徐阶终于遇到了他人生中的最大危机——信仰的危机,多年所学已然无用,世上还有什么东西可以相信?可以坚持!?

    然而他最终没有放弃,因为他还有第二个选择——良知之学,知行合一。   我的一位地学专业毕业的好朋友曾经这样对我说:学校里不应该开数学、计算机等课程了,因为学生学完就扔了甚至不学,没什么卵用。

    这是一句至理名言。作为这个世界上最为抽象的智慧以及这种智慧的最广泛的应用手段,数学和计算机是无数前人一生思考和探索的结晶,他们吃过许多亏,受过许多苦,才最终将其浓缩为代码上的短短数行。

    一个浮躁的青年同行是不会懂得这些的,他们太自大,太自卑 ...


  • 这些年见过的丑恶

    我现在三十岁,见识的世界十分有限。然而在这相当有限的见识中,却也遇到过很多五彩缤纷的事物。

    比如丑恶。

    幼儿园时期常见到的一种丑恶,是比丑心理。 具体情况例如:小朋友 A 在墙脚嘘嘘被老师批评,然后 A 表示很不服气地说:“小朋友 B 还在门口拉粑粑呢!你为什么只管我嘘嘘呢?!” 后来我发现这可能是一种比较常见的现象,为了方便抨击,我就胡乱称之为“比丑心理”。这种情景经常能够看得见,每当出现某些敏感的或者不敏感的丑闻的时候,总会有一些智力层次和业务水平都很有提升空间的网络舆论相关行业的从业者,会说:“XXX还不如这里呢!”“XXX国情景更差呢!”就如同那个在墙脚嘘嘘的小朋友 A 一样,他们有这样一种逻辑,就是似乎只要找到比自己更加丑恶的存在,那么就可以为自己的丑恶来辩白,证明自己的丑恶是合理的可以谅解的。

    小学时期常见到的一种丑恶,是故意作恶。 具体情况例如:小朋友 A 长大了,成为小同学 A。 某天 A 看到同学 B 的一双新鞋子很干净,就要上去踩一脚,然后辩解称 ...


  • Why I translate English books into Chinese

    为何我要翻译书籍和学习资料呢?

    我曾经翻译过一些东西。 虽然我的翻译水平很差,技术水平也很差,但一直还都保持着这个习惯。 偶尔总是陆陆续续地翻译一些自己觉得很喜欢的学习资料。 比如我在翻译中文版的斯坦福大学的CS229的讲义以及杜克大学用Python讲计算机统计学的STA663课程的中文翻译

    然后我经常遇到一些朋友提出类似这样的问题:

    “问什么要翻译?” “英文版不好么?” “你的英文水平,直接看原版不够么?”

    其实这类问题就不好回答了。 怎么说呢? 如果是前些年,看原版应该还费点力气。目前单就阅读和简单的理解来说,看原版基本是没有任何压力的。

    在刚刚开始翻译 ThinkPython 的时候,一些术语对我来说还比较难,甚至是一些编程方面的基础内容,我都还很生疏。 然后后来翻译 Kivy 中文开发指南的时候,由于有之前的经历,一些基础的编程方面的术语我都大概了解了,所以翻译起来也不那么吃力了,不过有的内容还是初次接触,所以还是有各种地方翻译得很不理想。

    所以,翻译的这个过程首先是一个学习的过程,某种程度类似费曼教学法,就好比以教促学,要表达清楚的前提是要理解透彻。当然,这两方面我还都没做到,但我依然在努力。

    上面说的这些是现实原因,实际上还有更深层次的一种原因。

    那就是我的信仰。

    往高大上了说,我去做这类事情是因为我的共产主义信仰 ...


  • Budget of STA663

    Duke 大学 STA 663 STA 633 课程的预算需求

    • 能运行 Unix Shell 的笔记本
      • 原生运行 Linux 或者 BSD操作系统
      • 在虚拟机中运行 Linux 或者 BSD操作系统 (虚拟机例如 Virtual Box 等等)
      • Mac OS X
    • 亚马逊云计算的入门
      • 亚马逊云 AWS 的免费额度 (不用花钱)
    • 亚马逊云 AWS GPU 实例
      • 0.650 美元 每小时
      • 437 美元 每个学生 (假设使用了 28 天)
    • 亚马逊云 AWS EMR 大数据处理实例(托管的 ...

  • Computer Requirements

    硬件要求


    可选条件:

    • 运行由 Duke 大学提供的虚拟机镜像
    • 运行 Saxon server from Stats
    • 在学生的笔记本上运行(多平台或者使用 VirtualBox 虚拟机)
    • 在 亚马逊云 AWS EC2 实例上运行

    本课程的常规内容要求最低硬件配置为双核处理器以及 2GB 的 RAM (运行内存)。

    HPC(高性能计算)相关的课程,推荐使用亚马逊云服务 AWS,或者使用:

    • NVidia 显卡,要求 GPU 兼容 CUDA 和 OpenCL
    • 最低四核心的处理器,用于多核心计算
    • 兼容 Hadoop/Spark 的集群(AWS)

    需要的软件


    • bash shell
    • Chrome 浏览器 ...

Page 1 / 6 »

Category
Tagcloud
Mac DIY Music Communicate GeoPython Tablet Linux Hardware Microscope Xcode Mount&Blade Radio Moon Library VirtualBox Scholar Game IDE Book Hackintosh Photography RTL-SDR Kivy Story Poem CUDA Guitar Telescope RaspberryPi Python VisPy Geology Programming Junck Phone Science Photo QT GlumPy Discuss Memory Hack Gundam Lesson Raspbian Film ChromeBook University Pyenv Server Translation Data Disease NAS Song Visualization Download Android Camera H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