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与道

孔老二说:‘君子不器’。

上面这句话和本文无任何关系。本文无任何参考意义。

正文:

我用各种廉价镜头,首先是因为穷,没钱买高端的;另外是认为这些廉价设备并不构成现阶段自己提升的障碍。我在很多方面都缺乏先天资质,后天又不够努力,训练都差太远,这才是一无所成的主要原因。

正文完。


在一些我能接触到的跟我一样 low 的领域,据我所知,像我一样愚钝的庸碌之辈,想要具有低级水准的技能,都不需要有太高端太极致的物质基础。

我写的文字远不如诗仙李白,主要原因并不见得是青莲居士用了天下顶级的纸笔而我没有。

我弹琴远远不如 Yngwie ,主要原因并不见得是他日常用奶油色 Fender Stratocaster 搭配Marshall MS2 音箱而我用白色 Squier Vintage Modified 搭配 Fender Mustang 音箱。

对日常用户来说,极致的画质并不见得就是最重要的,至少不应该是所追求的全部。我满足于自己能写几句打油诗,能胡乱引用几句话。


甚至在有的领域内,即便有惊世骇俗的绝世水准的顶级高手,也未必需要在工具的生产制造方面具有同样深入详细的掌握。

公孙大娘是一代名剑客,她买一把中等水平的武器一样可以在相当程度上施展技艺,不见得需要精通金属冶炼,更不一定需要能找到各种不同类别的矿石,然后还要观察控制不同炉温来进行锻造过程。

伽利略做的望远镜也并不是很极致,牛顿磨制的反射面也没登峰造极,重要的可能是他们的思想和探索行动,而不见得是整日沉湎于和一群玻璃吹制与金属加工的匠人们一较高下争王争霸。

米开朗琪罗最需要的是对美的认知和追寻,其次是精湛的雕刻技艺,恐怕最后才是充足的石料知识;他不必要熟知三大岩类的转化关系,更不用去分辨花岗岩是否有绢云母化和灰岩内是否有机械双晶。


有些大师实在是远非我辈能及,他们有成体系的知识储备,系统全面的技能训练,充分的经济能力,负担得起又玩得转价格高昂的各种器材,对各种器材的各种参数甚至加工特性等等都具有相当渊博的知识储备。

大师们能找到了各种非常经典的机位,严格控制参数,掌握拍摄的天气、时间、氛围等等,拍摄出来了动人心魄的大作,比如 @詹姆斯于震 的风光拍摄和后期,都是给观赏者相当的震撼。还有的大师们久加锤炼,飞花飘叶可以用作神兵利器,街头偶得也是人文大片,比如 @韩冲 的纪实摄影。

但即便是那些器道俱精的大师,也未必就该我们去亦步亦趋照着搬。那都是他们的表达,即便完全到了同样的地理位置,同样的季节,同样的时间,同样的人物场景,同一个时刻按下快门,那不是我,也不是你,那也是对他们的重复。

我们可以欣赏他人制造的美,但不要把那些本来的美当做了模具来去塑造未来的自己,去衡量身边的他人。

你吃不起他吃的黑松露,也未必一定是他更幸福。

人生不是登山,海拔不是全部,登山也不见得比冬泳更高雅。

汽车跑得快,人也还照样骑自行车。

飞机飞得高,大雁也不会没勇气活下去。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有的人比加速度,有的人比转弯的灵活性,有的人比走的路途长短,有的人比的是路上记录的风景,有啥可比的?

不应该活成他人的副本。

那不是我想要的,至少不全是我想要的,更不是我想要的全部。

它不是看不起你,是根本没看你,你瞅啥?

Category
Tagcloud
Communicate VTK GeoPython Microscope IDE Story Poem ChromeBook Radio Scholar Linux Xcode Memory Data Book Camera Lens RTL-SDR Photo Software Programming Visualization Video VirtualBox Mac Moon Hardware QT Discuss Chat NAS DIY University Download Mount&Blade Junck VisPy Translation Kivy Conda Science Hackintosh Library Hack Server RaspberryPi Hate Pyenv Game MayaVi Raspbian Lesson Python Geology GlumPy CUDA Disease Telesco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