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y Junck Poems

    早上起来看到蓝天之上的鳞状云。 突然想起一句『北地风吹云卷积』。 感觉似乎是自己之前写过的,又怕是别人的,担心自己记错了。 于是赶紧去网上搜索,发现确实不是别人的句子。 可惜我又忘了后续几句我怎么写的了,唉,等会我再胡编一下。 这件事让我想起来之前自己写过很多乱七八糟的句子。 现在那些站点都没了,句子也没了,怪可惜的,应该留着记录一下。 早先的时候就是无病呻吟乱扯淡,后来看到徐康老先生的作品《尘烟居诗稿》,深为触动,因此效仿来做一下记录。 先把鳞状云这个补齐把。

    2015年10月

    大风

    北地风吹云卷积,长街车马路人稀; 寒霜尘土飞孤叶,楼宇萧条无鸟啼。

    天气转冷,大风肆虐,空中云彩鱼鳞状了。简直冻死了。

    2015年08月三段

    铁笛

    明月依稀照沉沙,轻风古树翠无瑕; 白衣渡水临沧海,抚卷吹笛映莲花。

    写这个的时候是我新买了一只金属材质的中音G调哨笛。

    功名

    立马横刀壮士出,平沙落日纵驰突; 将军百战全无义,祸起庐山论罪书。

    去某处曾经批斗过某老总的一栋建筑物,回来路上看到伟光正的宣传字样有感。

    抚琴

    碧海孤帆横日月,长风末路落烟尘; 白云万里轻逐马 …


  • 数值模拟平台软件 Elle 安装指南 Ubuntu 18.04

    在 http://elle.ws/installation 的原版安装指南只适用于 Ubuntu 16.04, 不适合 Ubuntu 18.04.

    安装依赖包

    打开终端输入:

    sudo apt install gfortran gcc mesa-common-dev libgl1-mesa-dev libglu1-mesa-dev libgtk2.0-0 zlibc zlib1g make build-essential xorg-dev libmotif-common libmotif-dev xutils-dev libgtk2.0-dev cvs xutils libx11-dev libxt-dev libxpm-dev x11proto-print-dev x11proto-xext-dev libxext-dev
    

    原版安装指南中使用的 libmotif4 仅用于 Ubuntu 16.04,现在在 …


  • 在大学学什么

    老七要毕业了,说这几年在大学没学到什么。 周围不少类似年龄段的人也都有类似的说法。 我问过他们,在大学里面他们想要学到什么,结果他们多数是纷纷回答不知道。 这问题就难了。 不知道想要学什么,也不太清楚应该学什么,几年过去结果就成了没学到什么。

    在大学里都学什么呢?

    刚刚问夫人,她回答说当时就想着把报考的专业课程学好,然后这些年来她也是这么做的,毕业后也是找了专业相关的工作。 可见对于她这样动机明确/目标清晰/执行力充足的人来说,这实在不算是什么问题。

    与之相反,我刚入学的时候就是缺乏清晰的目标,看什么都好奇,什么都想了解一点。 结果就是胡乱读了一些书,受到激发有了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但没有什么真正的见识。 如此看来我在大学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读书。

    不对,这么说还不确切。并不是学会了读书,应该是学会了如何找到书来读。嗯,这应该是我这些年在大学里面学到的主要技能了,而学到的其他内容都是凭借此技能为基础才实现的。

    我像祥林嫂一样说过很多次,十几岁的时候,在县城图书馆里面抄写自己感兴趣的若干书籍,就被管理人员赶出去。到大一的时候,错过了办理图书馆借阅卡的机会,我非常悲伤,以为自己要错过图书馆中的宝贵资源。

    好在这时候我发现了学校有数字图书资源,提供了超星图书馆,还有各种文献资料的检索下载服务。 这东西好啊,找个有校园网的地方安静地打开电脑就可以随时下载翻阅各种有意思的读物,完全不用去图书馆排队借书还有忍受他人长期不归还带来的困扰。

    然而超星上面旧书很多,新出版的却少见 …


  • PyOpenCL Installation on Windows

    Windows系统下安装PyOpenCL

    挣脱CUDA

    两年多以前,我翻译了PyCUDA Tutorial 的中文版,还建立了一个Github Repo.但后来一直忙其他事情,也没跟得上更新进度.

    CUDA确实很美好,但从Titan X开始就眼看着老黄将双精度浮点数(Float Point 64bit,缩写为FP64)砍到没法用,让我这样买不起Tesla的人很无奈.虽然还有初代白泰坦的1.3 ~ 1.5 TFLOPS的FP64,但毕竟显卡核心时代久远,目前存世的良品有限,且功耗感人.

    反观AMD阵营,根据维基百科上面的AMD显卡核心页面的数据,RX580 有385.9GFLOPS的FP64, 而 Vega64 有792GFLOPS的FP64,虽然不是很高,但总算能用.

    为了双精度,只能尝试挣脱CUDA的束缚,试试OpenCL了.

    PyOpenCL

    由于我这种外行人没有雄厚的代码实力,只会一点基础的 Python,就只能选择 PyOpenCL …


  • 2018

    2018年回顾

    今天是这一年的最后一天,我想着从每个月拿一张照片,凑齐12个月,就可以算是对这一年的总结了.


    1月烦闷,很多事情都还没有眉目.跑去颐和园看当年关押光绪帝的玉澜堂,结果走错路了,遇到一扇锁上的门.


    2月份的时候,去了一趟湘西,山也好水也好,就是空气真糟糕.当地烟民众多,路上往来男女几乎人人嘴里一根烟.部分村镇似乎有直接露天燃烧垃圾的习惯,青烟缭绕宛如仙境一般.


    3月回京,在一个路口碰到有人拿着手机拍夕阳,其他人行色匆匆.


    4月暖和了,跑去动物园拍了鸳鸯,还遇到很多老法师,很有意思.


    5月从五棵松回来,经过玉渊潭.路边大批店铺贴出了甩卖关店的告示,不知真假.


    6月即热,在北语公交站旁有老人坐在长椅上悠闲地看手机,不知道这是不是他年轻时的梦想生活.


    7月酷热,百望山上有青少年组队捉虫做标本,跟着看了一阵,很有趣味.


    8月虫子很多,某单位的北墙外,爬满了蜗牛,黄昏下色彩很独特.


    9月心情舒坦了,路上溜达,看到三辆一模一样的三轮车按次序行驶,觉得很有趣.


    10月拍微距,用百元的国产镜头搭配百元的二手微单机身,拍摄小米鼠标垫的布料,给师弟作为示范.


    11月出门,远赴关外 …


  • Birds shot with Tair 3s 300mm f4.5 lens

    About three weeks ago, I got this Tair 3s 300mm f4.5 lens, which seems like a submachine gun.

    Then I took a tour to the Beijing Zoo and shot some pictures of birds.

    I waited for about 2 hours to shoot woodpeckers. There are a family of them, one …


  • Stormtrooper and Cyberman

    Today I went to the Beijing Olympic Park to take photos for Storm Trooper and Cyberman.

    The camera used today is Pentax KX. The lens is Sigma 28-80mm f/3.5-5.6 Marco version. Both of them are extremely cheap. A Pentax KX camera without kit lens can be bought …


  • From Russia with love,Tair 3s 300mm f4.5 定焦镜头

    这枚塔伊尔(Tair) 3s 300mm f4.5 定焦镜头外形极具个性。如果你敢带上街,这可能是最能带来回头率的镜头之一。

    这枚镜头产于上世纪末期,但其源头可能早在二战时代,属泽尼特(Zenit)FS 系列(根据机身上的铭牌显示,推测 FS 为俄语 foto snaiper 的缩写,翻译成英语为 photo sniper)。

    泽尼特(Zenit)FS 系列特点就是枪托式的托架和扳机触发快门机构。市面上能见到的有比较早的 fs2、fs3等。本文这枚是 Zenit FS-122-2 套机的镜头,原配机身可能是 泽尼特 (Zenit) FS 122s 胶片单反机身,这款相机大概生产于 1990 年代左右。

    这枚塔伊尔(Tair) 3s 300mm f4 …


  • 用 Mac 来听收音机的一段折腾经历

    2018年03月19日10:49:39 更新: 现在 macOS 用户可以下载新版本的 Gqrx 2.11.1 的打包客户端了,不那么麻烦了。 最近发现 github 体验不稳定,于是搬运了一下: 下载链接:https://pan.baidu.com/s/1nLPJuJEb-1maVPEnUNyC-A
    密码:ohtd

    童年乐趣

    我从小就喜欢听东西。可能是由于视力比较差,看东西看不清又很痛苦,听东西就能让那时候年幼却很暴躁的我变得非常冷静。

    在三五岁的时候,每天最大的快乐就是听收音机,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小喇叭”节目,等待着孙敬修老爷爷给讲故事。

    然后到了上中学的时候,听广播已经成了习惯,当时艰难地尝试着用短波收听各种奇妙的电台,现在回想起来,大部分都是日语、俄语。有时候还能听到那种非常“慷慨激昂”的大妈在讲述什么,估计是朝鲜语的电台。后来发生了 9-11 恐怖袭击以及伊拉克战争 …

    Category: SDR

Page 1 / 8 »

Category
Tagcloud
Kivy University MayaVi Lens Photo Python RTL-SDR Hackintosh Telescope Story Conda Programming Science Game Chat DIY ChromeBook Camera Software Xcode Download Scholar VirtualBox CUDA RaspberryPi Mount&Blade Communicate Poem VTK Video Memory Moon Translation Life Discuss Raspbian Data PyOpenCL VisPy Library GeoPython Junck Geology Microscope Hardware Server GlumPy Linux Visualization Disease Pyenv NAS Radio Mac QT Book Hack IDE Lesson Hate OpenC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