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蛋徐阶的故事

本文内容是对当年明月所写的徐阶的觉醒(7)的拙劣模仿,侵删。

徐阶想不通,他忿忿不平了,他出离愤怒了,这个圈子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它不是民间所传言的那个知识殿堂,更不是自由讨论交流分享的象牙塔,这是一个灰蒙蒙的小圈子,所有的人最为关心的,只是自己的名利得失。   所谓批判性思维,所谓自由思考,在那些慵懒又精明的同侪心中,统统归结为两个字——幼稚。

绝望的情绪弥漫在徐阶的心中,他突然发现,自己三十多年所信奉的人类自由、公开透明的处事原则原来竟然被人认为是毫无用处,连烧钱水文章的几个人生赢家都比不了,兼济天下、探索真理?真是笑话!

徐阶终于遇到了他人生中的最大危机——信仰的危机,多年所学已然无用,世上还有什么东西可以相信?可以坚持!?

然而他最终没有放弃,因为他还有第二个选择——良知之学,知行合一。   我的一位地学专业毕业的好朋友曾经这样对我说:学校里不应该开数学、计算机等课程了,因为学生学完就扔了甚至不学,没什么卵用。

这是一句至理名言。作为这个世界上最为抽象的智慧以及这种智慧的最广泛的应用手段,数学和计算机是无数前人一生思考和探索的结晶,他们吃过许多亏,受过许多苦,才最终将其浓缩为代码上的短短数行。

一个浮躁的青年同行是不会懂得这些的,他们太自大,太自卑,他们或许能够在野外定名出玄武质砂岩,却不相信有人可能在显微镜下能真正给出那些石头的来龙去脉。所以他们虽然手握样品和数据,却只是照做的机器,满怀热情地临摹前人的各种手段,也不管是否理解就上了流水线。

徐阶大致就是这样一个人,他也不懂,虽然他了解地学的各种内容,却并不知道该怎样去做。至于他对十年前在校训上看到的四个字,则更是不得要领。

什么是求真务实?答:就是求真并且务实。评:废话。

徐阶反复思考着这四个字,却始终摸不着头脑,各种老前辈谈起这几个字的时候那郑重肃穆的表情依然浮现在他的眼前,他肯定这些老先生不是在拿大家开涮。

但问题是他怎么都看不出这四个字有什么作用,难道像念咒一样把它念出来,岩石类型就能自动显示出来,构造形迹就都自觉改变成高亮颜色,各种鬼知道是否被人为调整过的数据就能跳跃起来唱歌?所谓大地之学,所谓光明之学,在这个现实的世界中,又有何用处?

于茫茫黑暗之中,光明何处去寻?!

百思不得其解的徐阶沉默了,在同学们的无视旁观和不屑嘲讽中,他开始了漫长的思考。

在痛苦的思索中,他终于发现,自己可能犯了一个根本的错误,他坚守三十年的信念和原则是存在很大问题的。这套传统道德体系或许是对的,却并无用处。真正决定大多数人行为的,是另一样东西。   只要找到这样东西,就能解决所有的难题。于是徐阶决定,否定自己所有的过往,把一切推倒重来,去找到那样东西。

探索没有用,批判精神没有用,交流讨论也没有用,这玩意除了让人昏昏欲睡外,并没有任何作用。

在剥除这个丑恶世界的所有伪装之后,徐阶终于找到了最后的答案——利益。   胸怀天下、舍生取义的绝对道德确实是存在的,可惜的是这玩意太高级,付出的代价太高,从古自今,除了个别先进分子外,大多数同学可能都不愿消费。

利益,只有充足的利益,才有驱动人们的魔力,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真实面目,极其的残酷,却异常的真实。

在这个残酷的现实面前,徐阶终于明白了求真务实的真意,无论有多么创新的思想和革新性的手段,要让人接受,还必须懂得两个字——妥协。只有妥协,只有不触碰任何同行的满足感、成就感,只有不能让他们面对大家都需要不断学习和提高的这一现实,也只有不去进行什么信息关联度的提升和方法手段定量化程度的提高,而是要互相捧,多强调各地的独特性和复杂性,多强调新方法新工具的不足以进行否定,多强调老模型的经典以进行推崇,百般努力去证明进步是困难的所以没有必要去尝试进步,才能适应这个死水一滩的圈子。

于是在醒悟的那一天,徐阶丢弃了他曾信奉几十年的准则和理念,面对那些昏沉欲睡浑浑噩噩的同行,作出了一个司空见惯的决定。

不久之后,徐阶的同学们惊奇地发现,几乎在一夜之间,那个曾经兴奋地高谈阔论成矿作用过程中信息的最大限度提取和不同维度的成矿相关信息的比对与整合的徐阶突然退隐江湖,老老实实地转了行。

在纳闷和兴奋的情绪交织中,他们向长者通报了这个好消息,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长者并没有丝毫的惊讶和喜悦,似乎这早在他预料之中。毕竟他都在这个圈子经历了这么多年,又有什么问题是他没看出来的呢?只是他要么没什么办法来解决,要么是对自己能折腾出来的波澜没有信心罢了。

毕竟你们这些年轻人啊,naive,simple,你们现在想到的问题,长者当年早都想到过的。他五十年没能解决,你们三十年又能怎样?指出问题对于解决问题意义并不大,因为老一辈人都知道这些问题的存在,他们并不比年轻的这一代笨,而且从考学的难度和筛选比例来看,老一辈人远远比现在年轻的学生们更称得上是精英。他们都面对这些问题没有奈何,只是结成了各自松散的帮派来维持生计。你们这群年轻人,看到了几个小纰漏就以为发现了大问题,就觉得愤世嫉俗要去改新革命,简直是笑话。你们看到的想到的谈论的那些个什么科学问题,那算什么?真正决定一个个项目去留以及一群群从业人员生计的,还是人际关系。而徐阶呢?不会喝酒拼酒,在酒席上动不动就端着盘子开吃;不会看人眉眼高低,自己想说什么说什么;不会顺情说好话,看着别人拍马都要吐;不会堆砌数据水文章,非要写起码能让自己信服并且不觉得丢人的文字。这简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笨蛋。

Category
Tagcloud
Programming University RTL-SDR Translation Video Telescope IDE Lens GeoPython Data Poem Mount&Blade Conda Software VisPy CUDA Pyenv Library Mac Science QT Junck Memory RaspberryPi Raspbian Life Microscope Disease Book Moon VTK VirtualBox Python Xcode Visualization PyOpenCL Kivy Communicate Hate ChromeBook Radio NAS Lesson Chat MayaVi Game Download Hardware Hack Discuss Camera OpenCL Story Geology DIY Hackintosh GlumPy Server Scholar Photo Linu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