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Junck Poems

早上起来看到蓝天之上的鳞状云。 突然想起一句『北地风吹云卷积』。 感觉似乎是自己之前写过的,又怕是别人的,担心自己记错了。 于是赶紧去网上搜索,发现确实不是别人的句子。 可惜我又忘了后续几句我怎么写的了,唉,等会我再胡编一下。 这件事让我想起来之前自己写过很多乱七八糟的句子。 现在那些站点都没了,句子也没了,怪可惜的,应该留着记录一下。 早先的时候就是无病呻吟乱扯淡,后来看到徐康老先生的作品《尘烟居诗稿》,深为触动,因此效仿来做一下记录。 先把鳞状云这个补齐把。

2015年10月

大风

北地风吹云卷积,长街车马路人稀; 寒霜尘土飞孤叶,楼宇萧条无鸟啼。

天气转冷,大风肆虐,空中云彩鱼鳞状了。简直冻死了。

2015年08月三段

铁笛

明月依稀照沉沙,轻风古树翠无瑕; 白衣渡水临沧海,抚卷吹笛映莲花。

写这个的时候是我新买了一只金属材质的中音G调哨笛。

功名

立马横刀壮士出,平沙落日纵驰突; 将军百战全无义,祸起庐山论罪书。

去某处曾经批斗过某老总的一栋建筑物,回来路上看到伟光正的宣传字样有感。

抚琴

碧海孤帆横日月,长风末路落烟尘; 白云万里轻逐马,夜雨千山慢抚琴。

很久不练琴,偶然拿起来把玩,觉得浪费了很多时间,应该专注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情。

Category
Tagcloud
Communicate VTK GeoPython Microscope IDE Story Poem ChromeBook Radio Scholar Linux Xcode Memory Data Book Camera Lens RTL-SDR Photo Software Programming Visualization Video VirtualBox Mac Moon Hardware QT Discuss Chat NAS DIY University Download Mount&Blade Junck VisPy Translation Kivy Conda Science Hackintosh Library Hack Server RaspberryPi Hate Pyenv Game MayaVi Raspbian Lesson Python Geology GlumPy CUDA Disease Telesco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