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际之旅

骏马缓慢向前奔跑,逐渐加快,两旁的景物匆匆向后退去。 这片土地上出现了很多新事物,高大的风车,漫山遍野,覆盖了难以耕种的丘陵。

外界都说天际经济衰落正如其冬季的寒冷。 我此次回乡是在初夏,只觉得雪漫城一早一晚还有些凉意,白天几乎和帝都一样热气腾腾。

街上往来人,也与帝都一般。

记得帝国人也常常会调侃天际诺德人衣着和言谈举止都有一种极其醒目的土气。 此次我却觉得已经难以将诺德人和帝国人区分了。

我将龙裔所提供的带有阿卡托什祝福的卷轴呈上后,灰胡子大师们接见了我。 灰胡子统领看上去充满威严,我知道是他召唤了我。他严厉地告诫我不要重蹈米拉克的覆辙,又再三对我强调了纪律的重要性。我也反复跟他强调自己要求躲避火魔法的侵扰。然后我们达成了初步的一致。我试图和他交换纹章,他推脱自己很忙。 整个谈话过程中,他没有笑过。我想他一定很紧张,他必然是生怕我又是一个像米拉克一样的叛逆者。 他反复像我强调:“你要知道,现在学习龙吼的人还是很多的,我招募的时候是可以挑着选择的,如果你不能符合我的规则,就要面临淘汰。”我当时本来想说到自己是魔法和龙吼兼修而且以二者合用而与众人迥然不同,后来又觉得这样言谈轻佻狂妄,就没做声,只是连声答应。

大魔导师稍后也和我见了面。我一见到他笑意盈盈的面孔,就觉得熟悉,然后想起当时在初选的角斗结束后与之有过一面之缘。他也是诺德人,但不像寻常诺德人那样魁梧,身材紧凑结实,一张笑脸让人觉得亲近。他说了说自己所从事的空间魔法方面的研究,然后又谈了谈我当初也参与过的指南星的魔法项目,在发觉我对此不熟悉之后就转而谈起了城里的学区房和体育馆,并且与我相约同去打球。

离开了龙吼峰顶,我回到了河木镇,抱了抱肉嘟嘟的儿子,给他拍了一系列照片,发给了夫人。 然后又准备了措辞来像未能投奔的学城的帝国大学士和大魔法师表示歉意。

如果留在帝都,一年的薪资大约有二十万金币;现在回到天际,可能一年都达不到五万金币。

要等待雪漫城的元老院对任命进行公示,然后才能在阿卡托什神庙签订下我的契约。

帝都学城的结业仪式也没有个准日子,一天之内朝令夕改了三番五次的。 我只能赶紧赶回来,可能还需要去开具一份奥杜因的文案。

Category
Tagcloud
Linux VTK Translation Memory MayaVi Hate ChromeBook Kivy Photo OpenCL Scholar VisPy Communicate IDE Geology Download Library GlumPy Moon Video Programming Junck CUDA Data Lesson QT Conda Telescope Radio Server GeoPython DIY Mount&Blade Camera Python Discuss Hackintosh Visualization RaspberryPi Pyenv Disease University Chat Life Software Lens NAS Microscope Story Book Poem VirtualBox Raspbian PyOpenCL Game RTL-SDR Mac Science Xcode Hack Hard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