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Pelican加GitTalk评论系统

    我一直在使用 Pelican 来写博客,而没有使用 Hexo,一来 Pelican 是 Python 的,我还是稍微熟悉一点点,二来是懒得换。 Pelican 默认支持 Disqus,但这对墙内用户不友好。 一时半会也没发现更好的替代品,直到发现了 GtiTalk. 于是试了几下安装上,发现不错,特此记录下来,防止自己忘记,也分享给有类似需求的朋友。

    假设已经安装好了 Pelican。这里不再涉及 Pelican 的安装和博客的搭建。

    ————————————————————————————————————————————

    第一步是要在 Pelican 所用的主题的 article.html 文件中加入 GitTalked 的代码。

    所以要找到 Pelican 所用的主题。需要参考博客文件源目录下的一个名为 pelicanconf.py 的文件。

    编辑这个文件,就可以看见其中所用的主题(Theme).

    #!/usr/bin/env …

  • 东游漫记

    2019年5月18日01:59

    深夜的火车经过了铁岭,这是一座比较大的城市。 遇上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奶奶,年逾古稀的她坚持称自己坐一整夜硬座很舒服,坚决不去买卧铺票。 遇上一位四十岁出头上有老下有小的摄影师老哥,自己扛着图形工作站的机箱和滑轨跑去另外一个省接婚庆的活。他说儿子十八岁了在学美发,家里年迈的老人帮他照看着儿子。 底层的劳动人民为了生存下去付出的辛苦,可能是校园里的青少年难以想象和体会的。 五千年前,一百年前,七十年前,劳动人民可能一直是这样顽强又辛苦地生存着。 我记得教科书上说,他们是这个国家的主人。 希望他们能老有所养,希望他们能够治得起病,希望有工会维护《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赋予他们的合法权利。 这些主人们四处漂泊,只为了糊口养家。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屈大夫自己尚终结于河水中,又能渡得了谁呢? 面对现实中杰克马之类反复无常又毫无底线的既得利益群体,理想主义,唯物主义,信仰和人文关怀,唉。。。

    2019年5月23日

    我在某东北三...北欧三省的央企工作过。 不到半年,我和同年应聘的一个同事都离职了。 其实直接原因就是除了我俩,所在工作部门其他所有同事基本都在办公室内吸烟。 我路过了一些当地的高校,有的是985,有的是211,有的是地方普通高校。一个共同点就是我看到很多教学楼内一边是禁烟标志,一面是烟灰缸 …


  • 天际之旅

    骏马缓慢向前奔跑,逐渐加快,两旁的景物匆匆向后退去。 这片土地上出现了很多新事物,高大的风车,漫山遍野,覆盖了难以耕种的丘陵。

    外界都说天际经济衰落正如其冬季的寒冷。 我此次回乡是在初夏,只觉得雪漫城一早一晚还有些凉意,白天几乎和帝都一样热气腾腾。

    街上往来人,也与帝都一般。

    记得帝国人也常常会调侃天际诺德人衣着和言谈举止都有一种极其醒目的土气。 此次我却觉得已经难以将诺德人和帝国人区分了。

    我将龙裔所提供的带有阿卡托什祝福的卷轴呈上后,灰胡子大师们接见了我。 灰胡子统领看上去充满威严,我知道是他召唤了我。他严厉地告诫我不要重蹈米拉克的覆辙,又再三对我强调了纪律的重要性。我也反复跟他强调自己要求躲避火魔法的侵扰。然后我们达成了初步的一致。我试图和他交换纹章,他推脱自己很忙。 整个谈话过程中,他没有笑过。我想他一定很紧张,他必然是生怕我又是一个像米拉克一样的叛逆者。 他反复像我强调:“你要知道,现在学习龙吼的人还是很多的,我招募的时候是可以挑着选择的,如果你不能符合我的规则,就要面临淘汰。”我当时本来想说到自己是魔法和龙吼兼修而且以二者合用而与众人迥然不同,后来又觉得这样言谈轻佻狂妄,就没做声,只是连声答应。

    大魔导师稍后也和我见了面。我一见到他笑意盈盈的面孔,就觉得熟悉,然后想起当时在初选的角斗结束后与之有过一面之缘。他也是诺德人,但不像寻常诺德人那样魁梧,身材紧凑结实,一张笑脸让人觉得亲近。他说了说自己所从事的空间魔法方面的研究,然后又谈了谈我当初也参与过的指南星的魔法项目,在发觉我对此不熟悉之后就转而谈起了城里的学区房和体育馆 …


  • My Junck Poems

    四年前的一天,早上起来看到蓝天之上的鳞状云。 突然想起一句『北地风吹云卷积』。 感觉似乎是自己之前写过的,又怕是别人的,担心自己记错了。 于是赶紧去网上搜索,发现确实不是别人的句子。 可惜我又忘了后续几句我怎么写的了,唉,等会我再胡编一下。 这件事让我想起来之前自己写过很多乱七八糟的句子。 现在那些站点都没了,句子也没了,怪可惜的,应该留着记录一下。 早先的时候就是无病呻吟乱扯淡,后来看到徐康老先生的作品《尘烟居诗稿》,深为触动,因此效仿来做一下记录。 先把鳞状云这个补齐。

    2015年10月

    大风

    北地风吹云卷积,长街车马路人稀; 寒霜尘土飞孤叶,楼宇萧条无鸟啼。

    天气转冷,大风肆虐,空中云彩鱼鳞状了。简直冻死了。

    2015年08月三段

    铁笛

    明月依稀照沉沙,轻风古树翠无瑕; 白衣渡水临沧海,抚卷吹笛映莲花。

    写这个的时候是我新买了一只金属材质的中音G调哨笛。

    功名

    立马横刀壮士出,平沙落日纵驰突; 将军百战全无义,祸起庐山论罪书。

    去某处曾经批斗过某老总的一栋建筑物,回来路上看到伟光正的宣传字样有感。

    抚琴

    碧海孤帆横日月,长风末路落烟尘 …


  • 数值模拟平台软件 Elle 安装指南 Ubuntu 18.04

    在 http://elle.ws/installation 的原版安装指南只适用于 Ubuntu 16.04, 不适合 Ubuntu 18.04.

    安装依赖包

    打开终端输入:

    sudo apt install gfortran gcc mesa-common-dev libgl1-mesa-dev libglu1-mesa-dev libgtk2.0-0 zlibc zlib1g make build-essential xorg-dev libmotif-common libmotif-dev xutils-dev libgtk2.0-dev cvs xutils libx11-dev libxt-dev libxpm-dev x11proto-print-dev x11proto-xext-dev libxext-dev
    

    原版安装指南中使用的 libmotif4 仅用于 Ubuntu 16.04,现在在 …


  • 在大学学什么

    老七要毕业了,说这几年在大学没学到什么。 周围不少类似年龄段的人也都有类似的说法。 我问过他们,在大学里面他们想要学到什么,结果他们多数是纷纷回答不知道。 这问题就难了。 不知道想要学什么,也不太清楚应该学什么,几年过去结果就成了没学到什么。

    在大学里都学什么呢?

    刚刚问夫人,她回答说当时就想着把报考的专业课程学好,然后这些年来她也是这么做的,毕业后也是找了专业相关的工作。 可见对于她这样动机明确/目标清晰/执行力充足的人来说,这实在不算是什么问题。

    与之相反,我刚入学的时候就是缺乏清晰的目标,看什么都好奇,什么都想了解一点。 结果就是胡乱读了一些书,受到激发有了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但没有什么真正的见识。 如此看来我在大学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读书。

    不对,这么说还不确切。并不是学会了读书,应该是学会了如何找到书来读。嗯,这应该是我这些年在大学里面学到的主要技能了,而学到的其他内容都是凭借此技能为基础才实现的。

    我像祥林嫂一样说过很多次,十几岁的时候,在县城图书馆里面抄写自己感兴趣的若干书籍,就被管理人员赶出去。到大一的时候,错过了办理图书馆借阅卡的机会,我非常悲伤,以为自己要错过图书馆中的宝贵资源。

    好在这时候我发现了学校有数字图书资源,提供了超星图书馆,还有各种文献资料的检索下载服务。 这东西好啊,找个有校园网的地方安静地打开电脑就可以随时下载翻阅各种有意思的读物,完全不用去图书馆排队借书还有忍受他人长期不归还带来的困扰。

    然而超星上面旧书很多,新出版的却少见 …


  • PyOpenCL Installation on Windows

    Windows系统下安装PyOpenCL

    挣脱CUDA

    两年多以前,我翻译了PyCUDA Tutorial 的中文版,还建立了一个Github Repo.但后来一直忙其他事情,也没跟得上更新进度.

    CUDA确实很美好,但从Titan X开始就眼看着老黄将双精度浮点数(Float Point 64bit,缩写为FP64)砍到没法用,让我这样买不起Tesla的人很无奈.虽然还有初代白泰坦的1.3 ~ 1.5 TFLOPS的FP64,但毕竟显卡核心时代久远,目前存世的良品有限,且功耗感人.

    反观AMD阵营,根据维基百科上面的AMD显卡核心页面的数据,RX580 有385.9GFLOPS的FP64, 而 Vega64 有792GFLOPS的FP64,虽然不是很高,但总算能用.

    为了双精度,只能尝试挣脱CUDA的束缚,试试OpenCL了.

    PyOpenCL

    由于我这种外行人没有雄厚的代码实力,只会一点基础的 Python,就只能选择 PyOpenCL …


  • 2018

    2018年回顾

    今天是这一年的最后一天,我想着从每个月拿一张照片,凑齐12个月,就可以算是对这一年的总结了.


    1月烦闷,很多事情都还没有眉目.跑去颐和园看当年关押光绪帝的玉澜堂,结果走错路了,遇到一扇锁上的门.


    2月份的时候,去了一趟湘西,山也好水也好,就是空气真糟糕.当地烟民众多,路上往来男女几乎人人嘴里一根烟.部分村镇似乎有直接露天燃烧垃圾的习惯,青烟缭绕宛如仙境一般.


    3月回京,在一个路口碰到有人拿着手机拍夕阳,其他人行色匆匆.


    4月暖和了,跑去动物园拍了鸳鸯,还遇到很多老法师,很有意思.


    5月从五棵松回来,经过玉渊潭.路边大批店铺贴出了甩卖关店的告示,不知真假.


    6月即热,在北语公交站旁有老人坐在长椅上悠闲地看手机,不知道这是不是他年轻时的梦想生活.


    7月酷热,百望山上有青少年组队捉虫做标本,跟着看了一阵,很有趣味.


    8月虫子很多,某单位的北墙外,爬满了蜗牛,黄昏下色彩很独特.


    9月心情舒坦了,路上溜达,看到三辆一模一样的三轮车按次序行驶,觉得很有趣.


    10月拍微距,用百元的国产镜头搭配百元的二手微单机身,拍摄小米鼠标垫的布料,给师弟作为示范.


    11月出门,远赴关外 …


  • Birds shot with Tair 3s 300mm f4.5 lens

    About three weeks ago, I got this Tair 3s 300mm f4.5 lens, which seems like a submachine gun.

    Then I took a tour to the Beijing Zoo and shot some pictures of birds.

    I waited for about 2 hours to shoot woodpeckers. There are a family of them, one …


« Page 2 / 9 »

Category
Tagcloud
Mount&Blade NAS Conda Radio Hardware Junck Download FuckChunWan Discuss GeoPython Hackintosh VirtualBox Microscope Disease University GIS FckZhiHu Mac Moon DIY QGIS QT Shit PHD Hack Chat Pyenv MayaVi Lens CUDA PyOpenCL Camera IDE Data Life Library Server Photography Telescope Learning RTL-SDR Memory Translation GlumPy Communicate RaspberryPi Science Software Geology macOS Video Game Visualization Scholar Python Linux VTK VisPy Photo Book ChromeBook Hate Programming Lesson Story Kivy Raspbian FuckZhihu OpenCL Translate Xcode Poem